见色忘友

七夜的折磨,让他爱上了她,她失了身,他丢了心

作者:星闻大揭秘 / 关注公众号:xwdjm01  发布:2019-11-02


第一章 疼死了,不合格!
第一章 疼死了,不合格!“嗯啊,嗯啊,嗯——啊……”总裁套房里,此时正发出一阵阵暧昧的女声,听来让人脸红心跳。而这会儿,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一个长相俊美,拥有狭长眸子的男人正瞪圆了眼,看向侧方的女子。他的表情无比愤怒,几乎能杀人,那女子却混然未觉,翘着几根白嫩嫩的脚指头正卖力地研究着手里的手机。手机里,此时正播放着某国女 优主演的动作 爱情片,那嗯嗯啊啊之声正是从这里发出的。女孩穿着小巧的吊带衣,堪堪遮住大腿根部,她纤瘦异常,越发显得两条腿又长又直,白嫩嫩的皮肤活跃着无数胶原蛋白,勾人得紧。纤长的脖子光滑弹性,同样粉白无暇,想来,是个美人坯子。此时,她脸上附着一个银色的狐狸面罩,让人无法一窥真面。只有那双眼睛,灵动地转着,像子夜星晨一般,又如狐狸般透着一股子狡黠,狡黠里透着清纯,分明一只刚刚长成的小幼狐!她微微嘟了嘟唇,眼睛半点没离开那视频,这种让人脸热心跳的东西,她却研究得起劲。“该往哪儿弄呢?啧啧,好长啊。”她边研究着,边发出感叹,是在叹视频里男人的某物的尺寸。片刻,她回了身,像打量猎物般看着身侧的男人,完全无视于男人的愤怒,三两下将他的衣服清除。在看到男人软绵绵的物件时,掻了搔头,一脸嫌弃。最后却咬咬牙,俯下脸,含 住……男人目瞪口呆,这女人……是要咬死他吗?可该死的,他竟然有了反应!“大功告成。”数分钟后,女孩终于满意地点头,不忘在那高高耸起之物上啪啪拍几下,“好样的。”而后学着视频的样子,直直对着那处坐了下去……两个小时后。女孩软着身子从男人身上滑下来,啪啪拍着男人的物件,“疼死了,不合格!”但还是从包包里掏出几张粉粉的钞票压在男人胸口,然后跳下床,穿衣离去。才走出酒店,女孩的手机就响了,传来的是一个急切的声音:“顾星辰,你到底干了什么!”顾星辰吵到般拧了拧眉,好一会儿才慢腾腾地道:“如你所愿,找男人传宗接代。”“怎么可能!姚总那儿分明……”顾星辰没等那头把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进了包包里。她的继母想把她送给一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做继室,传宗接代,特别算好了她的安全期,洗白了往这儿送。她顾星辰的孩子怎么能用这种男人的种?于是她自做主张,用了点小手段麻翻了本市最有钱的男人梁景寒,顺便睡了他。“最有钱的男人”几个字猛然提醒了她一件事,自己刚刚竟然给了钱!梁景寒这么有钱,根本不缺她那几百,真是亏大发了。现在回去拿还来得及吗?顾星辰特意算了算时间,梁景寒的药力快过,若自己现在回去被他逮着可就麻烦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到这里,她迅速跳上一辆出租车,“麻烦,去机场。”……六年后。呯!啪!市场门口,一辆迷你小甲壳虫车尾重重地撞在了停在路边的那辆宝马I系的车头上。开车的灵动女孩张着大嘴,目瞪口呆,“怎么会这样?”后座,有人头痛地抚了一把额,“左右分不清……”“怎么搞的,没长眼啊!”从路口突然蹦出个中年女人来,两手拎着菜,对着小甲壳就吼了起来。显然是车主。顾星辰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对着女人就鞠躬,“对不起啊。”“对不起?对不起有屁用!我的车被撞成这个样子,你们得赔!快报保险!”宝马车的车头给撞得花了一大片,这一赔得花不少钱。关键是,这小甲壳的保险期刚过,还没有买,根本走不了保险。顾星辰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怎么?没买保险啊,没买保险就给现金,四万块!”对方女人何等精明,早从顾星辰的表情里看出来,狮子大开口。她在顾星辰面前竖起四根手指头,嚣张得要命。“大姐姐——”突然,车上滚下来一个小雪球,几下子抱住女人的粗腿,甜腻腻地叫了起来。小雪球眨巴眨巴着可爱的大眼,肉嘟嘟的脸上全是粉粉的笑,“您真美哟,比我妈咪都好看呢。”“是吗?”女人一反刚刚的愤怒,伸手去摸自己满是褶子的脸,明明知道这是假话,还是给开心到了。“大姐姐可不可以行行好,不要追究我妈咪的责任了,我妈咪好可怜的,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每天辛苦地工作,昨天老板让妈咪加班,说不做好工作就开除她。妈咪加班到现在,眼睛都睁不开了,才会撞到大姐姐的车。大姐姐这么美,心地又善良,肯定不会追究我们的,对不对?”小雪球全身上下胖嘟嘟,粉 嫩嫩的,萌到了极致,两只小手抓着中年女人一口一个大姐姐地喊着,水汪汪的眼里挤出几滴眼泪,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这么睁着眼编瞎话,真的好吗?顾星辰越发不敢抬头了,深深为自己从昨天睡到今天感到内疚。女人还偏吃这一套,早被她感动得直抹眼泪,“小朋友真可怜啊,姐姐不追究了。这些钱你拿去,买点好吃的补补,看都瘦成这样了。”顾星辰走上来,欲要阻止女人给女儿钱,可另一只手更快,啪一下子打掉了她的手。“妈,这种招数也相信啊,现在好多人用小孩子骗 钱,搞不好她就是有意撞的咱们车,想要讹咱们钱呢!我告诉你们,这车,你们非赔不可!”走来的是一个年轻女孩,横眉竖眼,很不好打交道的样子。顾星辰也没想过要抵赖,看女人这么说,伸手去包包掏钱包。“这位大婶。”小甲壳里,又走出一位小正太。他的脸同样粉白粉白,但一本正经,半长的发伏在脑际,眼睛黑白分明,透着无尽的睿智。
第二章 一胎二宝
第二章 一胎二宝“你叫我大婶?”女孩指着自己的鼻子,几乎跳起来。自己妈是大姐姐,她是大婶,还要活吗?小正太无视于她的愤怒,“不如我们报警吧。这里是非停区,那里有禁停标志。在禁停区域停车,根据交通法规定,会处以两百到两千不等的罚款,并扣2分。另外,这里是消防通道,您在这里停车,罪加一等。”女孩和女人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一个看起来不过四五岁的孩子竟然知道这么多。这气场,这架式,这沉稳的样子,哪里像个孩子,分明是执掌天地的王啊。小正太无视于二人的惊讶,继续出声,“还有,您的车已经两年没有年检了,如果我现在报警,您的车将会被拖走作报废处理,您确定要这么做吗?”他指了指她们车上的年检标志。“算你狠。”女孩拉着自己的母亲迅速离去,车速快得像火烧了屁股似的。顾星辰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顾正楠,“楠楠,你什么时候学的交通法规?”竟然比她这个正经进过驾校,拿了本本的“专业人士”还要专业。顾正楠酷酷地看一眼自己的母亲,“最近。”说完,转身上了车。顾星辰屁颠屁颠地跟上,“楠楠啊,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就说嘛,出门带着你就对了。我要倒车了,你给我看着点……”“妈,您把一一给落了。”小正太头痛地抚着额头,对于自己妈咪的迷糊实在无语到了极点。顾星辰这才想起女儿还未上车,连忙把憋着一口气真要流下眼泪来的顾一一给抱了上来,“对不起,妈咪不是故意的。”小雪球顾一一还是哇一声哭起来,头一栽落进了哥哥怀抱,“哥哥,妈咪坏。”顾正楠无奈地一边抱着妹妹肉嘟嘟的身体,一边指挥顾星辰正确倒车。一个二个,都不省心啊。回到家,正好好朋友沈思雅回来了。她们其实一直住在M国,上周才回来,回来后直接住到了沈思雅家。回来那天,沈思雅只给他们留了一把门锁和一辆车,自己匆匆离开,到现在才算正式见面。看到两个小宝贝,她哇哇叫着,立刻每人脸上亲一口,在两张粉粉的脸上留下两个大大的口红印。顾正楠嫌弃地抹了抹自己的脸,“干妈以后不许随便亲我。”沈思雅气得直哼哼,“臭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等干妈生了自己的孩子,想让我亲我还不亲了呢。”“干妈想生,先搞定了沈堂再说。”小正太毫不给面子直戳要害。沈堂是沈思雅父亲的养子,其实也没有办理领养手续,但为了方便跟随沈父姓了沈。沈思雅从小就喜欢沈堂,这是公开的秘密。“干妈见色忘友,让我们等了好多天。”小雪球顾一一也嘟起嘴,表达不满。沈思雅之所以走得那么急,全是追沈堂去了。沈思雅只能不停地道歉,表示下次不会再犯。等到把两个小鬼摆平,她这才来看顾星辰 ,“这是你将要服务的公司的资料。”沈思雅是一家猎头公司的负责人,专门负责给大企业猎一些高端人才。顾星辰现在的工作就是她帮忙牵线达成的。顾星辰接过资料,在看到帝国集团几个字时,眼皮晃了晃。帝国集团,不是梁景寒家的公司吗?因为本就打算回国,所以沈思雅说给她找到好职位时并没有多问,她相信沈思雅的眼光,却没想到,会是帝国集团。她可没有忘记,自己曾经麻翻了帝国集团总裁梁景寒,还睡了他。如今带着他的骨肉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若哪天被他知道,还不把她给剥了皮吃掉?这些年虽然只在杂志上见过梁景寒,但他那双鹰隼般的眸子哪怕透过报纸都能让她感到不寒而栗。“这份工作……不太好吧。”她把资料推了回去。沈思雅给了她一个“你放心吧”的眼神,“这次你这个特助是给梁景寒的弟弟梁景焰找的,表面上是特助,实际上是师傅,你的主要工作是尽快让梁景焰上手工作。”沈思雅是她最好的朋友,自然知道她和梁景寒的那件事,也知道正楠和一一是梁景寒的孩子。当年顾星辰之所以会知道梁景寒在那家酒店,正是沈思雅给的消息。“梁景焰比梁景寒小四岁,一直以来都不参与公司的管理,说是对这些不感兴趣。梁景寒这次花大手笔挖人,估计是想培养自己的弟弟,让他能独挡一面。梁景焰的部门虽然跟他一栋大楼,但他已经不插手这边的事,你们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你若是能扛得住这位爷的花心,倒是不错的选择。”她这么一说,顾星辰又放心了不少。虽然在生活上迷糊不堪,但她的工作能力却是有目共睹的。她先后在DY和迪美任过总裁秘书,这两家公司属于全球五十强,并不是那么好进的,没有完美的履历,过人的能耐,连想都不敢想。至于花心的梁景焰,她根本不屑一顾,工作的事,算正式敲定。“你爸爸……有去看过吗?”好一会儿,沈思雅才问,表情已经沉重。顾星辰摇了摇头。从父亲抛弃母亲另娶之后,两人的关系就疏远了。之后父亲去世,她带着瘫痪的母亲去了M国,直到母亲病逝才重新回来。她回来的最主要目的,是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六年前父亲意外去世,继母傅敏华利用一些手段占领了公司,并且拿瘫痪的母亲威胁她,让方才十八的自己嫁给又丑又老的姚老板做妻子,以换取资金。她这些年之所以一直隐忍在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让瘫痪的母亲再经历风雨,当然,也为了能好好抚养一对宝宝。睡梁景寒那一晚,她一胎二宝,最后生下了这对可爱的龙凤胎兄妹。哥哥顾正楠,年纪虽小智力非常,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到现在为止,他究竟了学多少东西,自己这个做妈的都搞不清楚。妹妹顾一一,呆萌可爱,特别爱吃,长得胖乎乎的,简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相较于哥哥的高冷,她特别平易近人,将来必定是个交际高手。想到这对萌宝,顾星辰的唇上不由得扬起了微笑。她前辈子一定拯救了宇宙,上天才会送这么一对宝贝给她。“妈咪,我们的爸比是不是在这里?”小雪球顾一一拖着个胖乎乎的身子,几乎是滚过来的。她眨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求知若渴的样子。顾星辰狠狠震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第三章 你,从现在起,是我的
第三章 你,从现在起,是我的“哥哥猜的。”顾一一不忘把自己的哥哥拖下水。顾正楠的逻辑分析能力和推理能力向来一流,顾星辰不得不点头,“是的。”顾一一的眼睛亮了起来,眨巴眨巴的,“真的吗?他叫什么名字?我们是不是可以去见他?”“这个……”“妈咪很忙的,不要打扰她。”顾正楠走过来,将自己的妹妹拉走。看着一对萌宝走远,沈思雅不由得倾过伸来抓住顾星辰的手,“真的不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吗?”一抹无奈涌上了顾星辰的唇角,“以正楠的智慧,你以为能保密一辈子吗?”她原本是希望他们一辈子都不要知道这个秘密的,但知道正楠的超高智商之后,她放弃了这个想法。他们有知情的权力。不过,等他们知道时,应该是好多年之后了吧,到那时,再由他们自己做决定,就算想回到梁景寒身边,她也不会反对。里间。“我们的爸比真的是这个很帅很帅的男人吗?”顾一一流着口水看着平板上的男人,眼睛亮堂堂的,脸几乎要贴到屏幕上去。怪不得她没出息,实在是他们的爸比长得太好看了。顾正楠点点头,并不嫌弃地为自己妹妹抹掉那些流下来的哈喇子,“这件事,只能你知我知,不能让妈咪知道,还有干妈。”“为什么?”顾一一小朋友向来只负责卖萌,这个问题对于她来说太过复杂。顾正楠拿起梳子为她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因为妈咪要是知道我们找爸比会伤心的。”“哦。”顾一一点点头,她虽然很调皮,却清楚一点,不能惹妈咪伤心。“那……我可以偷偷去看看他吗?”说实话,她真的好想看看爸比真人什么样子。顾正楠犹豫了片刻,还是点点头,“可以,但见了面不能叫他爸比,不能让他知道我们是他的孩子。”“保证做到!”顾一一挺直了滚圆的小身板,举着胖乎乎的小手做出保证。顾正楠的唇角碾了碾,眼睛眯了起来,既然回来了,当然得给亲亲爸比送点见面礼。翌日。顾星辰一大早醒来就看到自己床头整齐地备着工作服、公文包以前一副黑框眼镜。这是她的宝贝儿子为她准备的,至于那副夸张到暴的黑框眼镜,则是顾一一的功劳。她滑下床,在两个小萌宝脸上各亲一口,这才走入洗漱间。十分钟后,一个穿着黑色工作服,头上挽了黑色发髻,臂上挎着公文包,脸被一副厚重眼镜罩住的古板职场女人走出来。顾星辰对着镜子左右打量自己,满意极了。她的身材娇小,五官更显得娇俏可爱,若不用这一身行头压住,还真没人敢相信她有能力做好总裁特助的工作。顾星辰特意找了双方跟鞋套上,这才大步朝公司方向而去。......“滚!”总裁办公室里,传来男人的低吼。一个丰ru纤腰的女人面如土色地从总裁办公室里跑出来,狼狈不堪。旁边的特助无奈地摇头,“总裁,这是老爷子的意思。”自六年前,梁景寒莫名其妙被人麻翻在床后,他便不再允许任何女人靠近自己。眼见着他就要到而立之年,身为父亲的梁老先生着了急,使各种招数给他送女人。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了。“他要,给他送去!”梁景寒不耐烦地回应,扯了一把领带。他的办公室里,从秘书到助理,清一色男人,就连公司也以男性为主,女人简直是稀有动物。特助无助地抹汗,给他十个胆也不敢这么干。“老爷子说了,就算母猪,您的办公室也得安排一头,这也是为您作想。”“你去买头母猪回来吧。”梁景寒倒是干脆。对于他来说,宁肯养头脏兮兮的猪,也不要女人!特助狂汗,“您这样老爷子会气出心脏病来的。您就算不为自己作想也想想他老人家吧。他要是出了事,这……他的心脏已经搭过一次桥了。”正是因为做了搭桥手术,梁老爷子才会把公司全权给梁景寒管理,退居了幕后。梁景寒烦躁地抹了一把脸,那脸上刀削的五官找不出丁点瑕疵,利落的线条表明他是一个干脆果断的人。但即使如此,他也不能真不管自己的父亲。他一步跨出,正好看到一道娇小的身影闪过,朝着梁景焰的办公室走去。保守黑西服,裙子落在膝盖下方只能看到小腿,一丝不苟的大发髻罩黑色发网,大框眼镜,方跟鞋……土。很土 。超级土。“你!”他突然抬高下巴,出声。顾星辰此时正准备去向梁景焰报到,却被突然叫住,她的身子一怔,停下来时正好与梁景寒相对。六年未见,他的真人越发冷肆狷狂,就算隔了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感觉到那股天生的冰凉,气场非常。“做我秘书!”梁景寒直接命令,言简意赅。顾星辰蒙在了那里。“这位小姐,过来办理一下手续吧。”特助金川走过来道,提醒她。这个女人上上下下除了土还是土,真真没有什么看头。但好歹是个母的,自家总裁钦点她比一个不要好,自己也不必夹在总裁与老爷子之间左右为难,上下不得。他不由得抹抹汗,松一口气。“抱歉,我是梁副总的助理。”顾星辰很快清醒过来,变相拒绝。“从现在起,是我的!”金川还未开口,梁景寒就开了口。女人对他无不趋之若鹜,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拒绝他的,他不由得眯起了眼。“那个我的合同里写的就是梁副总的助理。”顾星辰不肯动。给梁景寒做秘书,除非她疯了。“改!”对方一字定音,理所当然,不容拒绝。顾星辰张大了嘴巴。梁景寒没有心情再理会她,大步朝前走,“开会!”金川跑了上来,“还磨蹭什么!总裁要开会,马上准备材料!”他这急切的命令语气让顾星辰收起了惊讶以及小脾气,应了声:“是!”工作第一,其它事情都可以延后。她迅速跑到秘书台,眼疾手快地收拾了几份资料,而后大步跟着梁景寒走向会议室。背后的金川凝神于她手上的文件,眼里露出赞赏的光芒。不用一字一语,在短短几十秒内就猜出会议内容,拿到正确的文件资料,不错!短短的三十分钟会议,像打一场战役,所有人忙得人仰马翻,顾星辰连喘 息的时间都没有,算计着他要用什么,并及时放在他面前。梁景寒宣布会议结束时,她的腿肚子已经泛软,各级高管总算活了过来,抹汗的抹汗,喘气的喘气。梁景寒拾起桌上的手机大步走出去,才走到门口,手机屏幕突然亮起,一个大脑袋刷地伸出来,萌态可鞠,朝他吐出大舌头。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本文作者 :星闻大揭秘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