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坑站

文/姜茂树 | 播讲/沧海 | 小说连续播讲 | 美诵 | 第155期 鱼骨庙的传说2|

作者:美诵 / 关注公众号:tjbhdushi  发布:2019-11-01




作者/姜茂树 播讲/沧海
本期监制:滨海雅文
鱼骨庙的传说
文/姜茂树
02
小村的人家越聚越多,也越来越热闹。人们从世代居住的老家,顶风冒雨地走出来。拉家带口、长途跋涉,一路上不知吃了多少的苦、遭了多少的罪。今天,好不容易才来到这个能安身立脚的地界儿,就再也不愿往别的地方去了。大家南腔北调地聚集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子们的脸上,都挂上了自从离开老家以来的、很少见到的笑模样。
那些日子,庄里一些上了岁数和平时爱拉闲嗑儿的人们,吃过晚饭后常常聚在一起议论:这也有了个村子的模样了,也算是立了村庄,咱们得给她起个啥名字,以后给老家捎个信儿,有亲戚来寻找,也好有个询问的称呼和地点呐。
在那个年代,给新建的村庄起名子,民间最流行的做法,是用先到的那家的或人口较多的人家姓氏为庄名字,比如刘家庄、李家屯、郑家台子、幺家铺、老王庄子、付家庄、宋家营、陈家沟、杨家泊啥的。有人就说,这老黎、老陆两家可是最早一块儿来的,那用哪一家的姓氏当庄名字好呢?
黎家的老人说:“陆家的人口多,我看就叫陆家庄吧。”
可老陆家的主事人连忙摆手:“那可不行,你老兄的岁数比我大,要叫黎家庄才合适。”
大家一听,也都赞成:“那好,那好就叫黎家庄吧。”
逐渐兴旺起来的小村庄,有了自己的庄名,人们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觉得踏实多了,这生活也有了奔头儿,可就是黎家的老人心里总觉着有点儿不太自在、不得劲儿。过了些时日,当人们又聚在一起说话儿时,这黎家的老人便说:“我总是琢磨着这事儿,觉得以我们老黎家的姓氏为庄名不太合适吧。刚来的那天,我两家是一起来到这里的。虽然我走在前面、比陆家的主人年长几岁,可人家老陆家的人口多呀。这些日子我们一家子已经商量过好几回了,觉得还是以陆家的姓氏叫‘陆家庄’才更合适吧。”
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又闲扯开了:“听说当初他们两家是一起来到这里的,其实叫黎家庄、陆家庄哪个名字都行。”
“可陆家确实是比黎家的人口多,这叫陆家庄也好。”
“这阵子庄名儿都叫了老长日子了,刚有点儿习惯,那改名字能能行吗。”
“行,我看行。”黎老爷子坚持说:“听老人们说,离我们老家不远有个小村子,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的时候才改的名字。”
这时,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说:“我看哪,大家伙儿也别再为这事儿费心思了,既然黎家老爷子这么谦让,那陆家呢,你们也就别推脱了,就改叫‘陆家庄’吧,这事儿大家觉得咋样,要我说啊,就这么定准了吧!”
“行啊、行啊,就这么定下来吧。”人们都大声地喊起来。
也就是从那天起,这“黎家庄”也就改成“陆家庄”了。
这庄名子的事情定下来,人们的心里也稳定了许多,就开始扯起了一些别的闲事。这时,就听那个老人紧接着又说:“我说爷儿几个,咱们还是抓紧说说能不能在这儿块地界儿上长期呆下去的这件大事吧。”
“什么大事呀?”那些人抬头看着那个老人。
“咱们刚到时,人口还不算多,下雨的时候,还可以在小水沟里掏点儿甜水吃。尽管这甜水苦咸的,但终归它还能供上吃、喝。”那人停顿一下接着说:“可是眼下又来了这么多人家,那可就供不上了。没有水吃,这可是个头等的大事情啊!这该咋办呀!”那个老人着急的搓着手,大声的说。
谁也不知道该咋办,大伙儿就坐在一起议论、商量起来。
有人说:“唉,我看哪,这地方比起我们老家来又卤又碱的,连吃的水都没有,哪还能长出啥庄稼来呀!”
“依我看哪,这地方养活不了人。”一个岁数不太大的人,蹲在地上比划着两手大声说:“我们还是趁早儿走吧。”
“走,上哪儿去呀,到哪儿还不都是这个德行啊。”有人立刻接茬儿:“反正我家不走了,这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呐!”
“说的倒也是这么回事儿呀,这年头,咱们穷人走到哪儿,还不都是这个样!”
大家伙儿都说不愿再往别处走了,可是一时又想不出啥法子来。
就在大家都低着头不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年岁稍大一点的大叔站起身来大声说:“我倒想出了个好法子。”这人说到这里,扭头左右瞅瞅大伙儿,刚想接着说,可又停了下来。
人们望着他催促着说:“啥好法子,你倒是快说呀,别让我们再着急了。”
那人喘了一口气,不紧不慢地说:“这雨水可以吃呀。”
“嗨,我还当是啥好法子呢。”他刚说完就有人接话儿。
“这雨水能吃,谁不知道啊。”有人低头叹着气说。
“是呀,这雨水它也只是在夏天才有哇,那别的时候咋办呢。”又有人大声说。
“哎呀,对呀!”我也想起来了。”有个人接茬儿说:“在我们老家那儿,一到下雨的时候就把雨水都攒起来。”
还没等他说下句,就有人插话:“那咋样把雨水才能弄到一起攒起来呢?”
“这老天爷又不是天天都给咱们下雨呀!”
“就是下点儿雨,那往哪盛呢。”
那个说雨水可以吃的大叔紧忙站起身来说:“那好办呐,在地上挖个坑就行啊,我们老家那儿就是这么攒水的。”
“哎呦,我说那是在老家呀,人们心齐,不管啥事,只要有人带头一招呼,大伙儿就会跟着干的。可如今,咱这都是临时凑活到一起的,谁领这个头儿、谁又愿意领这个头儿呢!”
“就算是大伙儿愿意干,那又听谁的呢?”
“俗话儿说,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呀!”
“我看这事挺不好弄,唉,还真是挺难的。”
面面相对的人们有人摇起了头,有的人还不停地连连摆着手。
就这样,经过几天的争论、商量后,这一天的傍黑儿前,这些人又都聚在了一块儿。
还是那天说“我家不走”的那个人说:“这周围几十里地只有北边的高家庄有甜水,我们也不能整天的到那么老远的地方去弄水呀。我琢磨,咱们是得自己想个啥法子了,这个大叔说的办法还真能行,照我看呐,咱们就试试吧,不过,谁又来挑这个头儿呢?”
“要我说呀,干脆这样得了。”有个蹲在地上的年轻人站起来,用手向对面一指:“我看,这个大叔年纪正合适,身板儿魁梧,为人又老实厚道,那干脆就让他领着咱们大伙儿干得了呗。”
他刚说完,有几个人就说:“还真是的,要是这人挑头儿干,这事儿还真能干成。”
紧接着那些人都说:“行,我看能行。可说了半天,咱们还都不知道这位大叔叫啥名字呢?”
这时,一直默默地坐在地上不说话,认真听着大家议论的被那个年轻人提到的那个大叔忙站起身来,向大伙儿抱拳施礼:“各位叔叔大爷、哥哥兄弟们,先自报门户,我姓刘。我坐在这里始终在听在想:这眼下呢,吃水是咱们这儿的一个大事儿,也是个火烧眉毛的着急事儿。我呢,也没啥个能耐,可就我这体格来说,那干点儿卖力气的粗活儿还真行,可这领头的事儿……”
还没等他说完,这时挨着他坐的一个年轻人忙抢过话茬儿:“各位大爷大哥们,我给大伙儿说说我叔吧。”
作者简介
姜茂树,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津市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天津频道注册成员、天津《海河文学社》编委;天津滨海诗社会员、天津海韵诗社会员。
作品见于《中华诗钟》《天津日报》《中国老年报》《中国青年》《今晚报》等报刊、网站,有作品在省市级征文中获奖,并入选作品集。著有村庄史类《永远的故乡——大神堂》、民俗小说《鱼骨庙的传说》等。
诵读简介
沧海,居天津,爱好文学,喜欢诵读。用声音传递真情,弘扬传统文化。
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告知删除。本刊已开通原创保护和打赏功能。
总编:雪青 副总编:和颜乐色
编辑:中国福 制作:欢子
投稿信箱:tjyw2016@126.com
本刊由三刊有声文学平台主办


本文作者 :美诵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